首页 > 文化 >

小说简宁意沈程聿完整版阅读-微小说简宁意沈程聿

发布时间:2023-12-29 11:54:28来源:网络转载

沈程聿想,简宁意这姑娘是不是瞎?

他若不爱她,何必事事体贴、照顾周到,担心她吃不饱、睡不暖,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简宁意看他一眼,淡然回应:“嗯,是我不爱你。”

沈程聿被噎住,知道她没心没肺,沉默片刻:“也行吧,不管你爱不爱,我先爱了。”

后来,某人被打脸,

网上有个调查问卷:你学生时代的学霸,现在怎么样了?

简宁意看了看穿着白衬衫在厨房的沈程聿,轻飘飘敲上一行字:嗯,现在成为我老公了。

简宁意原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会被她守到地老天荒,到死的那一天,也没机会体会到好友林之侽说的:男女之间的事,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什么叫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倒也不是她多保守,只是从小按部就班上学,工作,缺乏实践的对象,直到遇到眼前的男人。

不得不说,她的初体验很好,男人一直很绅士,很照顾她的感受,即便在得到满足的事后,也没有起身就走,而是像对待亲密爱人一般抱了她许久,让她觉得自己被尊重,甚至被深爱着,这份温柔抵消了她第一次约的忐忑与自我怀疑。

当然,她没有告诉男人她是第一次,一是不想造成对方的心理负担,二是也不想让对方得意。所以在开始时,她尽量装熟练而大方的样子,牢牢掌握了主动权,只是,到了最后一步,终是忍不住,

“关灯吧!”

男人听到她的话,轻笑出声,很轻很温柔,像是微风拂过,揉了揉她的头发,听话地起身把灯关了,陷入黑暗之中,简宁意总算松了口气,也庆幸关了灯,否则刚才太疯狂,她不想让对方看到。

啪嗒一声!

男人起身打开了床边的落地灯,光线温和,把男人挺直的腰背线条衬托得格外流畅,简宁意不禁又觉得口干。刚才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难受。

“我去洗澡。”

趁他没转身,她裹着床单一溜烟进了浴室,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直到氤氲的雾气弥漫,她才真正放松平静下来。

犯了个错!

好友林之侽作为她性.启蒙“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搞认识的人,尤其是她这样的菜鸟,很容易惹麻烦。

可是外边那个男人算认识的人吗?

沈程聿,作为森洲市知名人物,她当然认识他,但他应该是不记得她的,所以算不认识吧?

今晚纯属意外,她多年不参加同学聚会,今晚是高中唯一好友程晨来森洲出差,组了个局,叫了几位同在森州的高中同学,她推脱不了只好参加,而后,便见到了沈程聿。

沈程聿不是她们的同学,当年他理科,她文科,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交集是他与她们的班长陆阔是发小,班长陆阔也在森洲。

聚会时,班长也没有特意介绍沈程聿,只轻描淡写道:刚刚跟他在谈事,顺道带过来蹭顿饭。

本也不用班长多介绍,在森洲混的同学,谁不知道沈程聿?甚至平日喝酒吹牛时,也喜欢说一声,当年跟沈程聿是高中同学,那小子是天才,在高中时就显露无疑,再讲些细节,以此彰显自己与沈程聿很熟。

反而现在到了真人面前,都拘谨得跟什么似的,连句话都不敢主动开口跟他说,也不能怪大家,实在是沈程聿这人,气质冷淡疏离,很不好相处的样子。班长说他是来蹭饭的,还真是。落座之后,就旁若无人,慢条斯理地吃着,并不参与同学之间的聊天。

简宁意也不太有参与感,若不是因为程晨,她是绝不会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的。但班长许久不见她,热情过了头,聊不到三句,便把话题引到她身上。

“宁意现在是大律师了,都负责哪一类案件?”

“我还只是助理律师,负责打杂。”

她寡淡地回答。实际上,她毕业之后,一直在企业当法务,今年刚转入律所,确实是小助理一枚。按林之侽的话说,她总是反其道而行,别人是律所当几年律师后转入企业,而她恰好相反。

“宁意谦虚了。”

她是话题终结者,班长几次想跟她多聊几句,最后都讪讪收尾,加上别的同学对她亦是不感兴趣,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当年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身上,沈程聿与温简,理科班的男神女神。

陆阔炫耀一般笑:“当年温简还追过沈程聿呢,对吧。”

“陆阔!”一直没说话的沈程聿终于开口警告,制止他再往下说。

简宁意多年没听到温简这个名字,心里沉了沉,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程晨,程晨则握了握她的手安抚,她的心情就此坠入谷底。

聚完餐,才知道程晨是今晚的飞机回栖宁市,班长作为她曾经的追求者,义不容辞送她去机场。临出发前,朝不远处花坛旁正在抽烟的沈程聿喊了一声:

“你送宁意回家”

“走吧!”

沈程聿的眼神并未在简宁意的身上多留一秒,说完径直朝前边的车走去。

“不用了,前边就是地铁站。”

听到她的拒绝,沈程聿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她,伸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没什么表情

“你自己跟老陆说。”

他摆明了态度,送她只是听从班长的嘱托。可在她看来,那只是班长随口一句礼貌的嘱咐而已,不用当真,哪用得着特意打电话拒绝?

但眼前的沈程聿显然是当真了。

“那麻烦你了。”她也不矫情了,送就送吧。

到了她家小区门口,本是相安无事,但一路沉默的男人,在最后忽然说了句

“我送你进去。”

简宁意回头看车窗里的男人,除了身份加持之外,外型更是无可厚非的矜贵帅气,大概是喝了一点酒的关系,对视的那一秒,她脑子里闪过林之侽的两句话:

饮食男女,食色性也;

这样的男人,搞到就是赚到!

魔怔了一样!

此时想起来,沈程聿当时说送她上楼,应该就是单纯要送她上楼,确保她的安全,保证完成陆阔交代的任务。

而她,都怪林之侽这两年,不停给她灌输要好好享受青春,再不享受就要老了的观念,那时,她是极度不清醒的,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浴室里的水汽继续氤氲升腾,越冷静,越是觉得尴尬,无法面对。

好在很快,浴室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她问。

“抱歉,公司出了点状况,我需过去处理。”他在门外解释,声音依然低沉好听。

“好,帮我把房门带上”

她淡然回答,一听便知是借口,睡完就走,两个陌生人之间,理当如此。

房门刚关上,与此同时,她放在浴室的手机响起,是医院打来的。

“简小姐,您母亲不见了!”

护工焦急的声音如平地惊雷,把晚上的那点旖旎炸得粉碎,现实如锥刀剐着她,一寸又一寸,痛不堪言。

她狂奔下楼,想拦住沈程聿的车麻烦他送她去医院,因为这个时间点不好打车。他的车就在前边缓缓驶出小区,她使尽力气在车后追,向他招手。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