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火爆小说靳向宇蒋向阳完整_靳向宇蒋向阳完结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11 11:26:34来源:网络转载

第112章 我来收拾

“这样也好,既然钱已经出了,东西就不急着搬,先把近期需要的收拾一下,以后有时间了再慢慢收拾。”靳向宇点点头,不过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主意,还是先不告诉向阳,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吧。

“要不,今天把东西收拾了,这两天和我到云水市去?”靳向宇嘴角含笑,一脸期待地望着蒋向阳。

“不去……”听到男人的提议,蒋向阳的腿脚软了软,将头埋在男人的胸膛。

“就不能看着男同学辛苦照顾了你几天的份上,去陪我几天?嗯?”靳向宇刻意压低声音,似是诱惑。

“那要看这位男同学等会儿的表现了,昨晚我可累坏了,也不知道要收拾到什么时候?”蒋向阳笑着推开了男人,懒散地躺在了沙发上。

“大小姐,都听你的,我来收拾。”靳向宇宠溺地笑了笑。

两人吃过外卖后,蒋向阳指挥着靳向宇在家里收拾东西,既然这里还租着,蒋向阳决定就把夏秋要穿的衣服以及一些日用品收拾一下。反正小河镇也不远,其他的东西有需要再过来拿。

蒋向阳昨晚吃饭之前,经过超市的时候,已经买了几个打包袋,今天两人随便收拾了一下,就收拾了六七个袋子。

看着堆在客厅里的行李袋,蒋向阳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小河镇不是蒋向阳工作的第一站,但却是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这些年在小河镇待的时间甚至比在家里待的时间都长。

蒋向阳知道自已在这里工作的这几年谈不上做了什么贡献,但是也见证了小河镇的企业落户、道路改造、棚户搬迁。看到早上六七点的朝霞,也曾伴着黑夜中路灯慢慢前行。

蒋向阳在这里度过了自已最美好的年华,现在说要离开了,突然有点不舍得。

看着蒋向阳突然变的情绪低落,靳向宇揽了揽蒋向阳的肩膀,安慰道:“这里只是你工作的地方,又不是走了不能回来了,以后有机会还是可以回来找你的同事聚聚。”

“嗯,我知道,毕竟呆了这么多年,突然走,就是有一点点感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蒋向阳闷声说道。

“瞧你这样,只是离开你工作的地方,万一以后结婚,离开云川县,岂不是要哭鼻子。”靳向宇捏了捏蒋向阳的鼻头,打趣道。

“这你是多虑了,反正我也不会结婚。”蒋向阳不以为意地说道。

一句话说出来,两人都沉默了。

结不结婚这事,蒋向阳现在真的不敢想,也不敢问,现在和靳向宇这样的状态挺好的。如果,父亲不催自已更好了。

她不想结婚?靳向宇听到这句话也愣了一下,虽然自已现在并没有结婚的打算,但是听到蒋向阳说自已不结婚,靳向宇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蒋向阳是不想结婚呢?还是不想与自已结婚呢?这两个问题靳向宇没问,也不敢问。

“快收拾吧,这么多东西怎么办?您老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住?”蒋向阳扯了一抹笑意,赶紧转移了话题。结不结婚这个事,现在与靳向宇好像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订婚了的也能退婚,结婚的也能离婚,婚不婚什么的,听天由命吧。

靳向宇挑了挑眉回道:“我的身体怎么样,你不清楚?还需要我帮忙回忆回忆?”

“咳咳……赶紧干正事吧。”蒋向阳对着男人翻了一个大白眼。

两人收拾了半天,总算是差不多了,最后又把房间重新打扫了一下。蒋向阳自已有车,本想开车把东西带回去,但是没想到东西太多了,一辆车估计是装不下了,好在李可昨天送靳向宇来了以后,虽然把车给了靳向宇,但人没有离去。

靳向宇和蒋向阳商量了一下,等下靳向宇开着蒋向阳的车带着蒋向阳和一部分行李先回云川县,另一部分行李让给李可开车送到云川县去。

对于这个安排,蒋向阳欣然接受,反正有两个免费劳动力,何乐而不为呢?

下午三点左右,靳向宇和蒋向阳到达了云川县。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蒋向阳突然想到,自已回家没有提前给父亲打电话,等下不会在家里碰到父亲吧?不过,又转念一想,这个点父亲应该是在店里,不可能在家里。

实在不行,让靳向宇先走?可是看着后备箱的几大行李袋,蒋向阳觉得这个事情还是男人来做比较好。抱着侥幸心理,蒋向阳指挥着靳向宇把东西搬回家里。

两人边说边笑,蒋向阳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转身看向拎着行李袋的靳向宇,打趣道:“今晚我请客,晚上喊上云玉她们,给您好好补补,今天您老受累了。”

“我不介意你换一种方式给我补偿?嗯呢?”靳向宇将行李放在脚边,活动了筋骨。

“累了?你还说我要锻炼,我看是你要多锻炼锻炼,爬了两层楼气都喘起来了。”蒋向阳推开了门,侧身准备让靳向宇进去。

“我们需要一起锻炼。”靳向宇捡起放在地上的袋子,快步爬上楼梯,身体力行地证明自已体力不错。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蒋父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笑,“向阳,这个点你怎么回来了?还有你是?”

“爸,您在家啊…..”蒋向阳面上一热,这个点父亲怎么不在店里啊,这么巧就碰上了呢。

“咳咳,伯父,我是向阳的同事,之前我们见过的。”靳向宇看到蒋向阳的父亲在家倒没什么意外,乐意在蒋向阳父亲面前混个脸熟。

蒋父看着眼前一身正装的男人回忆了一下,好像上次向阳脚受伤来过家里一次,开口说道:“原来是你啊,快进来坐。”

蒋父又指了指放在地上的行李袋,好奇问道:“向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爸,我之前不是和你们说过,我要回云川县工作,现在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我收拾了一些东西先放在家里,他……他顺路帮我把行李搬回来。”

“原来是这样啊,太麻烦你了。”蒋父赶紧迎着靳向宇进了屋里。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