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热点小说许南歌霍北宴最新更新-许南歌霍北宴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12 15:52:32来源:网络转载

70. 是她!

叶晔都快气炸了!

霍子辰什么都没干,就这么捞一个总经理?凭什么?!

可他也明白,双方合作到了关键时刻,这种要求对于霍氏集团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在场那么多高管看着,这点职位调动,老板不可能不同意!

真是憋屈!

这个宋锦川怎么回事?!就算是当年的叶家对霍家有恨,恨的不应该是霍家长房吗?怎么处处跟老板作对!

霍北宴面色却正常,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犀利双眸盯着宋锦川,不急不缓徐徐道:“如果我不同意,宋总就不签约了吗?”

这话带着质问,让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霍北宴神色淡淡。

会议室中霍氏集团的人是很多,会给到霍北宴压力。

可宋家那边的人也不少!

如果因为宋锦川先提出的无理要求,导致这个合作被取消,宋锦川同样面临着公司的压力。

所以现在考验的,不过是双方的耐性。

谁耗不住,谁就输了。

不知过了多久,霍北宴仍旧气定神闲,宋锦川只能温和的开了口:“当然不是,霍总误会了,这只是我个人的提议。”

霍北宴身上裹挟的冷意也淡了一些:“先签约吧,之后合作我会让霍子辰来负责。”

霍子辰办了实事,就有了升职为总经理的理由,这算霍北宴给宋锦川一个口头承诺。

双方都是大集团,宋锦川退了一步,霍北宴也不会咄咄逼人。

宋锦川点头,将两份合同签字,盖章后,合作正式生效。

宋锦川站起来,对霍北宴伸出了手:“霍总,合作愉快。”

霍北宴淡淡看着他,却没说话,摆明了还在为他刚刚闹出来的事情不满。

宋锦川见状,挥手让会议室的助理都出门,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后,他才再次看向霍北宴解释道:“你别误会,我的行为不是大姨指使的,我只是欠了许茵一个人情,必须为霍子辰出面争取些利益罢了。”

霍北宴闻言站起来,“你不用解释,我对她不感兴趣。”

宋锦川蹙眉:“我妹在医院被人欺辱,差点没命,是许茵护住了她,并且给我拨打了电话,救命之恩,不得不报。”

霍北宴眉眼冷了几分,没说话,直接出了门。

叶晔跟在他身后:“老板,刚跟宋家那边的人商量好了,明晚举办庆功宴。我刚问了一下,宋锦川会来,听说他父母也来了海城,到时候也会出席。”

霍北宴听到这话,敛眸:“知道了。”

宋锦川母亲……是那个女人的妹妹,他血缘关系上的小姨。

叶晔继续道:“只是有个问题,您的女伴,是从秘书处随便找一个,还是约一下许小姐?”

霍北宴淡淡道:“她应该不喜欢这种场面,算了。”

意思是不需要女伴。

叶晔点头表示明白。

可旋即一愣。

如果是以前,老板听到许小姐的名字早就训斥他多嘴了,现在竟然说她不喜欢?

似乎好像,老板对许小姐的态度不太一样了?    许南歌没觉得不一样。

毕竟霍北宴下班回来时,仍旧黑着一张脸,好似谁欠他八百万似的。

就连柴犬“小猫”仰着头,摇着尾巴迎过去时,男人都没给一个眼神。

许南歌装作没看到,继续忙碌自己的药物研发收尾工作。

这几天,她将从霍氏集团借的那本神经科的资料吃透了,之前研发遇到的问题有了思路,马上就可以搞定阿尔茨海默症的临床药。

霍老夫人见她不去上班了,心里一直很着急,想让两人培养下感情,本想霍北宴下班后,跟他谈谈,让他有空带孙媳妇出去看个演唱会、吃个饭什么的……

可瞅见他那脸色,忍不住吐槽道:“肯定是工作不顺利。”

她看向叶晔询问:“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

叶晔趁着霍北宴去卫生间洗手,就忍不住道:“还不是那个宋锦川,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跟老板作对,还要抬举小霍总……”

许南歌挑眉。

这个叶晔,是不是忘了霍老夫人也是霍子辰的太奶奶了?

竟然在老夫人面前这么说……

可没想到,霍老夫人却撇嘴:“我怎么不知道宋家和霍子辰有什么关系?怎么就联系上了?这个霍子辰也真是的,不知道宋家和他小叔有嫌隙吗?!不对啊,按理说宋家恨得应该是大房吧?”

那副样子,很明显是毫不犹豫的站在霍北宴这边。

叶晔撇嘴:“谁知道怎么回事。宋家真是正经的亲戚不走,跟大房那边打的火热,哼!”

霍老夫人则抿了抿唇:“今天不是去探望宋家那个小妹妹去了吗?也没缓和下关系?那宋夫人看到嫡亲的外甥,就没有一点表示?”

叶晔叹息:“没见到人,说是病人不太好。”

霍老夫人很不满:“按理说那也是表妹,不好的话不更应该让看看吗?说来说去,还是不亲近,没有走动过!其实有些亲戚,打破了僵局以后就好走动了。”

老人家想的很通透。

当年毕竟是儿子辜负了霍北宴母亲,所以叶家恨他们理所当然。

她之前怨恨她们,不过是觉得霍北宴母亲在七月剖腹产导致他好几次病危太过狠心,可现在……

霍家人和孙子都不亲,她这身体也快撑不下去了,如果叶家那边能够释放一些善意,填补孙子在亲情上的空缺……

所以其实她是盼着这个合作,能让霍北宴和宋家的关系更亲近些的!

可没想到竟然发展成这样?!

霍老夫人满心忧虑,“这宋家是怎么回事?”

许南歌见她一直碎碎念,忽然开了口:“奶奶,不然我来为两家引荐一下?”

她毕竟是宋诗诗的恩人,见面后觉得宋父宋母也都是好人,关系破冰后,总能慢慢相处的……

刚洗好手的霍北宴,从卫生间出来,就听到了这话。

他眸光一寒,却接着疑惑询问:“你和宋家认识?”

许南歌点头:“嗯,之前帮过一点小忙。”

小忙……

霍北宴忽然意识到什么,“原来是你救了他妹妹?”

许南歌惊讶:“你怎么知道?”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