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 >

人气小说颅针求子原创在线阅读-正版小说颅针求子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4-02-12 17:06:56来源:网络转载

2

第二天一早,我爸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几只兔子,他说今天走了大运了,几只瞎眼的兔子突然蹿到他面前赖着不走。

他一下全给打死了,提回来给我妈补身子。

我奶给拦下了,说孕妇不能吃兔子。

我妈死死盯着那几只兔子,直流口水,感觉下一秒她就要扑上去了,可惜她不敢违抗我奶的话。

我爸把兔子交给我,让我抹了盐挂起来。

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了我后面。

「给我一只。」我妈从我手里抢过一只兔子,恶狠狠地威胁我,「别告诉你奶和你爸。」

她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我也不敢问,兴许是怀孕影响的。

随着月份的增大,我妈的饭量越来越大,肚子也越来越大。

才两个多月,肚子就大得像快要临盆的产妇。

她掀开衣服让我去摸她的肚子,满脸期待地问我,「你看看弟弟长得好不好。」

她的肚子被撑得变了形,不正常的大,我的手摸在上面感觉和她腹中的胎儿就隔了一层薄薄的皮。

我妈还浑然不觉,乐呵呵地摸自己的肚子,给他唱摇篮曲。

门外传来我奶的咒骂声,「哪个杀千刀的偷了老娘的鸡!」

我低头瞟到我妈的床单上沾着几滴血,床下还有些毛绒绒的东西。

我妈阴恻恻的一个眼神朝我打过来我。

我立马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安安你去给妈找点吃的,妈好饿。」我妈抓着我的手对我说道。

她的手瘦得像枯树枝,弯弯曲曲的血管像蚯蚓一样爬满手臂。

就好像这些天吃的东西都被肚子里的「弟弟」吸收了一样。

我妹死后,洗衣服的活就交到了我身上。

我端着衣服去了河边。

李姨也在河边和我们村的媒婆说些什么。

这个媒婆和一般媒婆可不一样,是专门做死人媒的。

李姨苦笑着摇了摇头,拒绝了媒婆给她儿子说的媒。

「唉,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把她好好安葬吧,费用我来出。」李姨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红票子塞到媒婆手里,刚一转身就看见我了,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她大步向我走来,亲昵地捏了捏我的脸,又掏出几块糕点给我,「安安好久没看到你了。」

李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小时候我经常偷跑到她家里玩,她会教我认字,让我在她的书房看书,给我吃各种小点心。

她也很有本事,一碗白米可测吉凶,听说以前家里是做大生意的,儿子去世后就没再干了,经常为村子做善事,说是为儿子积德。

「你们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李姨突然一脸严肃地问我。

我将我妹的事和这些天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她连叹了几口气,「作孽呀!作孽呀!这么好的女娃,可惜了。」

「兔子拦路,必有大灾呀,唉……」

「你妈这一胎也不简单,我估摸着是你妹妹投到你妈肚子里去了。」

「这胎煞得很呀。保不准会害了你全家。」

李姨把我带回了她家。

又准备了一碗白米和一碗清水,她端坐在碗旁,将手插入米中,而后抓起一把扬入清水中。

水面漂着一部分米粒,其余的米在碗底杂乱地散落着。

李姨脸色越来越差,一脸严肃地拉起我的袖子,检查我手腕上的那块玉牌,「你妹妹成凶煞了,半个月之后就是你妹回煞的日子。」

「你记得要在那一晚躲好,谁也不要告诉,谁也不要相信,听到鸡叫你才能出来。这玉牌你一定戴好,不能摘下来,关键时候它能救你一命。」

我听得脊背发凉,这些天的怪事总算有了解释。

看着李姨的脸,我的鼻子一酸。

我要是李姨的孩子就好了。

(责编: chaol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