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主持三年春节联欢晚会的阚丽君,遭人排挤!64岁仍无儿无女

发布时间:2023-07-21 17:01:01来源:网络转载

做慈善是一剂良药,能净化我的心灵。”


被誉为“中国第一位主持人”和主持过3届央视春晚的阚丽君之所以会在新华社采访时说出这句话,想必是已经从曾经的苦闷中解脱出来。

而如今已经64岁的她还处于未婚,大半辈子孑然一身到底是因为遭受太多排挤而不敢相信人性,还是一心奔赴在事业上而错过良缘呢?

1959年,她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其父阚子扬是49年后的第一批飞行员,退伍之后被任命为哈尔滨标牌厂厂长;母亲是一位知性贤惠的职业女性,就职于哈尔滨税务局。

自小她除了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之外,还有格外宠爱她的哥哥。

在家人的呵护之下,她自小性格开朗且富有同情心,经常会帮助一些家庭比较困难的同学。

因为对军人父亲的崇拜,兄妹有着高度相似的梦想要实现,哥哥是想成为与父亲一样的专业飞行人员,而她想当兵。

可父母并不愿意她进入部队吃苦,希望她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达则报效祖国,穷则平平淡淡过一生。

她并不苟同于父母的寄望,觉得军营太苦,就走文艺兵的路线。

有了坚定的目标之后,她努力学习唱歌,学会一首新歌时,总是要练习到半夜。

父母惊叹于她逐渐扎实的歌唱实力,更惊叹于她坚持梦想的毅力,也就从原来的反对变成了支持。

1974年,哈尔滨曲艺团到当地许多中学招新,旨在为曲艺团找到具备歌唱和表演天赋的好苗子。

她火速报名参加面试,没想到在面试上歌唱一首便直接被面试官所相中,进入曲艺团学习河南坠子。

之所以会安排她学习河南坠子,一是因为她的声线灵动亮丽和咬字清晰符合河南坠子秀气、活泼、说唱的特征;一是当时曲艺团里唱河南坠子的演员不多,需要重点培养新人。

一开始她跟着团里的老师学习,渐渐地她发现,老师对她的教学并不是太认真,更像是应付式。

那时年纪还小还没有深谙人心,怎会知道老师不肯认真教的原因是怕嗓音优秀的她学会了河南坠子抢了自己的舞台和饭碗。

而她一直学得不成样,不仅没有登台成为主唱的机会,还被团里的领导觉得是不够用心。

在曲艺团中的郁郁不得志,让她更加坚定地向着原来的梦想去迈进,无时不刻想通过歌声进入文工团。

终于在她18岁的时候,迎来了机会。

1977年,北京工程兵文工团与哈尔滨当地艺术团体展开合作演出,在当地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河南坠子没有唱出水平的阚丽君,却在唱歌时那亮丽的声线引起了文工团领导注意。

文工团在完成表演即将离开时,向曲艺团借调了阚丽君到北京排练节目。

地方曲艺团有人才能够被北京文工团所看重和借调,体现的是曲艺团的实力,所以当时曲艺团的领导是欣然接受了借调阚丽君的安排。

巧的是,本来只是在文工团内部排练的节目,却正好遇见中央电视台举办活动,面向北京的各个文艺团体发出征集令。

能够有机会登上央视的舞台和面向全国观众的表演,工程兵文工团自然也是积极报名参加。

那时,工程兵文工团带着阚丽君等一群人一起登上了舞台,她作为其中的一员,想着不能给曲艺团丢脸,更不能拖文工团的后腿,在舞台上独唱的时候超常发挥。

在舞台上崭露头角之后,她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哈尔滨曲艺团,自以为是不负领导的使命和没给曲艺团丢脸,却不料被团里的领导在大会上直接点名批评。

团里的领导觉得她太过招摇,况且在央视拿下的成绩并不代表曲艺团,而是工程兵文工团,领导甚至当众嘲讽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曲艺团的人还是文工团的人。

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努力去做好一件事却遭到那么大的侮辱,她本着不给单位丢脸却被标注成白眼狼。

回到曲艺团之后,她几乎无时不刻都在受到领导乃至同事的排挤和批评,给她安排的工作都是又重又累,她解释也没用,也没有地方诉苦。

那段时间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堪回首的噩梦,还好她的梦想又向她透露出了一丝曙光。

1978年,工程兵文工团向哈尔滨曲艺团发了调令,外调阚丽君到北京工作。

工程兵文工团之所以会以正式的调令调走阚丽君,是因为之前好几次私底下向曲艺团领导借调她的时候,都被曲艺团以各种借口给搪塞了。

进入工程兵文工团工作时,她以为终于可以逃离“虎穴”,却不料又进入“尴尬又逼人”的环境,而这背后的原因是她的优秀和光环惹人不快。

当时才19岁的她,不仅长得好还能歌善舞,在排练节目的时候恰巧碰到中国歌舞团团长程云的“串门”。

程云觉得她作为舞台表演人员唱跳俱佳十分难得,而且歌唱上的声音也很有可塑性,便与文工团的领导商量,把她借调到中国歌舞团。

1980年的中秋节,阚丽君凭借着一场“十分出格”的报幕而一夜成名。

阚丽君(左一)与新星音乐会巨星们

在“新星音乐会”上,她一袭白色长纱裙登上舞台,灵动得就像一个仙女;她一开场就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当下便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和增加了亲切感。

在此之前,国内受苏联的影响,表演节目时的报幕偏向于军政节目的严肃,都是简单扼要报出节目名称、谁表演、表演结束这种流程。

这种节奏在革命时期的军政表演上确实彰显严肃和庄重,但在百花争艳的舞台上还是这种方式的话,就显得太过刻板。

而阚丽君在那场节目上打破了历史,报幕时增加了许多灵动欢快的口吻,简单为上台表演的歌手做下介绍和报上所表演节目的名字,表演完成之后她会先说上一两句对上个节目的赞美,再播报下一个节目。

她的表现不仅让观众耳目一新,也让央视许多专业的报幕员刮目相看,更是让节目的主办方赞赏有加,觉得没有请错人。

而在那一场演唱会上,不仅横空出世了许多歌唱家,也催生了“主持人”这个新名词,她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第一位主持人”,当时《北京日报》《北京日报海外网》《北京晚报》都发表文章大力赞扬她的主持风采,是真正的“主持人”。

可她始料不及的是,出名之后的她,再一次直面人心阴暗的一面,她被同事排挤了。

同事说她为了出彩而不顾同台的其他同事,还说她是小地方来的就是小地方来的,操着一口东北腔的普通话十分蹩脚,当报幕员都不够格却还妄想成为打破历史的人,单位领导最好是能够将她退回到地方去重新历练。

甚至,还有人匿名举报阚丽君,说她的形象不适合舞台,并且普通话也不标准,在重要的舞台上“挑大梁”有失庄重,应当退回到哈尔滨。

对于当时的阚丽君来说,进入歌舞团是以“地方支持中央”的形式,却是随时都有可能被退回原来的单位。

那段时间,她痛苦万分,她想不通往日一起谈天说地探讨人生理想的同事们,会因为她做出点成绩就变了一副嘴脸。

原先还一直对她愿意指导的前辈也没有了之前的温和,换成一种疏离冷漠的态度。

后来,她逐渐明白了某些人心的阴暗,是“见不得别人好”和“你必须比我差”!

当她意识到不是自己的错,自己被排挤不是自己业务能力不行,而是别人的嫉妒时,她鼓励自己必须熬过去和成长得更加优秀。

为了能够在歌舞团站稳脚跟,她再一次迎难而上,每天下班就跑到北京广播学院去学习普通话和播音,还考入人大新闻系函授班刻苦学习。

她积极参加节目,团里的领导申请,全国各地再小的节目,有同事不愿意去的地方和舞台,都可以派她过去,她要将自己的主持风格坚持到底。

她琢磨出更加能够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和制造亲切感的出场词,比如在那时候男女牵下手都会被定义为“流氓”的年代,她却说着“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晚安好梦”等亲昵的主持语言,也会说“让我们一起来欣赏......”

她还琢磨出许多种调动现场气氛和观众积极性的方法,比如先说出一两句歌词,然后让观众来猜出是什么歌;或者说出歌唱家的一两个被歌迷熟知的特征,之后让观众来猜是哪位歌唱家等等。

随着名气和人气的不断上涨,她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

1989年、1990年和1991年这连续三年的春晚舞台上,她向全国观众展现了精彩绝伦的主持风采,成为后来央视许多主持人所效仿的方式。

在主持界风头正盛的时候,还参演了《艰难的诉讼》《乱世黄金案》等十几部电视剧,皆是取得不错的口碑。

她的事业越是红火,匿名举报她的人就越多,有人匿名举报她完全不像一个“歌舞团的演员”,有人举报她“主持风格四不像”,甚至还有人举报她“一直未婚是个人作风有问题”。

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一直不敢恋爱和走进婚姻,是因为她一直觉得自己没错却无时不刻被排挤和伤害,以至于她直言人心就像是炼狱场,她见识到太多无缘无故的伤害,所以不敢轻易相信人。

而因为亲身的遭遇变得不敢轻易相信人的阚丽君,却在孩子们面前展现了最大的善意和信任。

2013年,她果断将自己的房产证借给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作为贷款抵押。

当时,已经年迈的老会长向她求助,阐明了基金会处于困境中已经很久,要向相关机构贷款维系基金会的运转时被告知需要有资产的抵押,老会长自己已经掏光了名下的资产,甚至连家人的工资都补贴在基金会里面,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帮助。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房产证借出不到半年时,便迎来基金会老会长病逝的消息,而基金会许多工作人员恳请她成为基金会的新会长。

实话实说,那时候基金会穷得叮当响,甚至还高额负债,说新会长的位置是如坐针毡是一点都不为过。

但考虑之后,她还是接受了新会长的职位,因为她实在不忍心孩子们的艺术梦就那样被折断,再艰难她也要把基金会撑起来。

成为新会长之后,她一改昔日的作风,从原来只顾着提升自己的专业和发展中跳脱出来,运用自己多年在岗位上所积累的名气,化身“阚求人”到处谈合作、拉投资、拉赞助。

凭借着自己的专业能力,她以基金会的名义制作了许多节目,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致敬英雄》这档节目,连续三季都取得不错的社会反响。

基金会在她的努力之下已经变得更加具备实力,有能力培养出更多的孩子,也有能力帮助更多社会人士。

如今已经64岁的她依然未婚也没有生养,但她所要守护的孩子却越来越多,用她的话来说,如今的她就像是一只“老母鸡”护着这个又护着那个。

在阚丽君的身上让人看到,这个社会确实鱼龙混杂和难以直视的人性,但善良的人始终善良,这个世间还是有很多温暖的人和事值得我们深爱和拥抱。

(责编: jiaixing)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