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37岁大龄女第一次发生关系全过程,别不好意思看(姐姐说今

发布时间:2023-12-16 13:10:38来源:网络转载
37岁大龄女第一次发生关系全过程,别不好意思看(姐姐说今天给我她的第一次)

“最近有没有交往的对象啊?”小红边喝着咖啡边问我。

“没有啊,这些年工作太忙了,也没有碰到合适的人。”我苦笑着说。

小红拧着眉头看着我,“你都已经37岁了,还不找对象恋爱,再不行就要剩女了。”

我被她逗得发笑,“好啦,好啦,有缘自会相聚。再说了,我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些。”

我们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了感情和婚姻上。她一边说着,一边担忧地望着我。她似乎比我还要着急。

“我希望你能夈对你的生活和未来负责。”她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笑着拍拍她的手。

吃过午饭,我们便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后,我突然想起了小红的话,她说的也是事实。我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家庭,有自己的孩子,但是一直没有遇到适合的人,所以也一直在等待。内心难免有些焦虑和不安。

正当我在想这些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接起电话,听到爸爸的声音。

“女儿,你最近怎么样?”爸爸的声音里带着担忧。

“我还好,爸爸你最近忙吗?”我随口应答。

爸爸沉默了一下,仿佛在思考着要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爸爸才开口,“女儿,你知道你妈妈对你的未来是多么着急吗?她总是担心你嫁不出去,孤独一生。”

我听到爸爸这样说,心中一阵揪痛。妈妈在生病之前也曾跟我提起过这些话题,我能感受到她的焦虑和担忧,但我总觉得时间会给我答案,我也不愿抱着姑且观望的态度随便选择一个人结婚。

“爸爸,我知道。但是这种事情,急也急不来的。我会好好考虑的。”我有些无奈地回答。

爸爸叹了口气,“女儿,你要考虑清楚啊,你妈妈已经不在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们也总是担心。”

我听到爸爸这样说,心中更加难过,我知道爸爸的担心是出于对我的爱和关心,但是我也希望能够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我答应了爸爸会好好考虑。

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心情变得很复杂。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面对家人的期待和自己内心的选择,我陷入了沉思。

正当我陷入内心挣扎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家庭纠纷让我陷入了更深的困惑。

那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喂,你是XXX吗?我是你爸公司的员工,你最近回家看看吧,你爸……”

电话这头断断续续的声音让我心中一惊,我立刻挂断电话,第二天我便匆匆赶回了老家。

到了家门口,我看到了爸爸和姐姐正站在那里焦急等待。姐姐一见我立刻拉过我,“XXX,爸爸犯病了!大夫说,可能是心脏病发作,现在在医院抢救呢!”姐姐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懵了,爸爸怎么会突然犯病呢?而且,我们家一直是不让爸爸过多操心事情的,难道这都是因为我吗?

匆匆赶到医院,我看到了倒在病床上的爸爸。他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我握住他的手,心里一阵酸楚。爸爸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女儿,你终于回来了。”

眼看爸爸躺在医院里,我内心涌起了一阵难以排解的内疚。这些年来,我在外打拼,极少回家看望父母,而且在工作和生活中一直没有取得太大的成绩,家里的事情也很少参与。我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态度伤害了父母的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紧急抢救,爸爸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告诉我们,爸爸的病情是由心理压力过大和情绪激动造成的,需要家人的精心照顾。这让我更加心痛和自责。

在医院陪护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姐姐的关系也出现了紧张。姐姐责备我太过冷淡,没有及时回家看望父母,还有爸爸得病这件大事都是她一人面对,感到很委屈。我理解姐姐的担忧和责备,但同时也觉得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和体谅很重要,她只是看到了表面的坚强,却看不到我内心的挣扎。

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面对家庭、亲情和自身的纠结。我知道我必须努力弥补过去的疏远,同时也要为自己的生活和幸福负责。这样的矛盾和纠结让我感到无所适从。

我本该好好考虑的,可是因为家人的话,我的心情变得更加矛盾起来。他们的期待和关心固然是出于爱,可是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却感到了更多的压力和焦虑。

过了几天,我接到了小红的电话。她突然很激动地告诉我,她想到了一个绝佳的计划,可以解决我内心的矛盾,让我从此不再彷徨。

“你一定要来参加!”小红的声音中满是期待。

“参加什么?”我有些疑惑地问。

“一个单身联谊活动,里面都是优质的单身男士!这绝对是你的绝佳机会!”小红激动地说道。

我有些为难地说,“我不知道,这种活动感觉有点尴尬……”

“不会尴尬的,我们一起去,你一定会有收获的!”小红坚定地说道。

我沉默了一下,最终答应了她。

活动当天,我们来到了会场。我看到周围的人都是期待的眼神,似乎像是在等待着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有些局促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嘿,你们是新来的吧?”一个友善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沉默。

我抬头看去,是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男子。他正是这个活动的组织者之一。

“是的,我们是新来的。”小红主动和他打招呼。

那个中年男子介绍了自己,名叫张博。他非常风趣幽默,很快和我们拉近了距离。

“别紧张,这里的氛围很轻松的,你们会玩得很开心的。”张博说着。

活动开始了,主持人布置了一系列的游戏和互动环节,看起来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我也不自觉地参与了其中。

在游戏中,我和一个叫做王磊的男孩擦肩而过。他一身白衬衫,看起来文静内敛。在游戏的互动中,我发现他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人,我们不知不觉地聊了起来,谈笑风生。

“你为什么会来参加这种活动?”我好奇地问道。

“其实,我的朋友硬塞了我一张票。”王磊害羞地笑了笑。

我们的对话越发投机,心中的焦虑渐渐飘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和愉悦。然而,就在这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弟弟打来的。

“姐姐,你在哪里啊?爸爸突然身体不舒服……”弟弟的声音有些慌乱。

我心跳加快,匆匆告别了王磊和小红,和弟弟一起去了医院。

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们,爸爸心脏不太好,在平时要多加注意。我和弟弟陪着爸爸留在了医院。

在医院的这段日子里,我时常陷入矛盾之中,一方面是对妈妈未尽的牵挂,另一方面是家人的期待和自己内心的挣扎。而王磊在我心里的形象也如影随形,让我在矛盾中更加混乱。

抬起头,我看到窗外夕阳的余晖,觉得记忆泛起。突然想到了当时曾怀疑我的朋友小明。是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不知不觉也确实到了该考虑未来的时候。不过再想起到如今的自己,心里不禁有一种踌躇,或许我还没有做好决定的准备。正当我心有所动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小红打来的电话。“你最近怎么样?还和之前一样吗?”她问道。

“还行吧,一切都还好。谢谢关心。”我含混不定地回答。

小红突然注意到了我的情绪,“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该告诉她我内心的踌躇。但最终,我还是决定倾诉一番。我开始跟她说起最近爸爸打来的电话,提起了他对我的期望和担忧。

“我明白你的感受,但你也要理解他们啊,他们只是担心你未来的幸福。”小红劝慰着我。

“可是我并不确定我现在就要做这个决定。”我有些无奈地说。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果然是我心中的惊雷。

“你好,我是你爸爸的朋友王叔叔。你爸爸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他一直很担心你,希望你能尽快回家看他。”

电话这头的王叔叔的话音有些紧张。

我一时愣在那里,回家?我内心涌动着各种情绪。同时我意识到我不能继续拖延了。身体不好的爸爸让我的内心瞬间触及了底线,我必须要面对现实了。我答应了王叔叔,我会尽快回去。

挂掉电话,我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家人的期待,朋友的鼓励,还有爸爸的身体……这一切让我觉得自己的犹豫和彷徨都如同泡沫一样荡然无存。我明白在做出决定前,我需要先面对家人,父亲的情况更是让我心如刀绞。我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行装。因为如今我毫无疑问地知道,我不再能逃避。

很久以前有个很奸诈的小姑娘,她害得她亲哥哥跳楼身亡。她爸爸死于心脏病。她就要嫁到外地,也不知是嫁或是为他人办事,她说是要回来看望她妈妈。她妈妈也想到外地时,也能有衣穿有饭吃的。她的妈妈就给她留了五千块钱买车票和路上吃的用。她妈妈每天一句话都有她女儿,怕她女儿觉得家乡有钱的生活,而改主意。可是,等啊等,等到买车票要的钱却不见了,她去找妈妈问是怎么回事,妈妈谁也没动过。她就说出你抢了我的钱吧。等她妈妈说话,她怪声怪气的,她妈妈没有说实话,也不说对不起,而是开口对她妈妈说,你看你,想占我便宜,永远不把钱还我吧。她妈妈是平凡人,她一本的钱给她了,她就该放心睡觉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妈妈说这话时,哭得当场昏倒、当天就病逝了。她游手好闲,也喜欢花所有的钱,其他事也不做。她还说得好像她付出了什么似的,她真的是让人生气!别不好意思看。

(责编: admin)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非本网原创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